我竟然不是你的菜!?(22)
分类:考试

法学院的人看宋朝文这是要结仇的架势,就一手把他拉到一边去了。

正自我反省着,周一看到了提着一个塑料纸碗的路永利,两个人视线对上了,不打招呼似乎也不太好。于是周一扬手,说【小路,你也出来吃饭啊。】

周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叫山口优,是日本山口组的二当家。】

【周队出去了?】路永利问

后来他想到刚才那场宴席,生怕周一碍于兄弟情义而一时冲动答应了文森,但又觉得自己跟徐鸣在周一心里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纠结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说【你要小心那个佐藤,他看起来,不正派。】

果然,那人是在开玩笑。

周一一听这个就很兴奋,拉着陈清就到大厅里拿餐盘夹水果。

周一本来以为江平这次来A城是冲着他来的,现在看江平这个态度,就觉得自己怎么总是在这种问题上那么傻逼??

这下连周一都蒙了,愣了很久才想起来上去拉架。

【篮球队的学弟。】

周一给徐鸣递了过去,叹气道【这里一盘羊肉卷188,真希望文森是个吃素的女孩。】

徐鸣说【我还以为你多年不治的眼瞎终于好了呢,看来没好。】

周一很满意的笑了【哈哈骗你的,就是个普通的日本商人。】

周一不服气【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脸,你还不是一样,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

周一对自己也很无语,佐藤那边的事还没弄利落呢,最近还老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飞来横醋。

周一挂了电话,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两个人相视而笑,气氛一片融洽。

【你看你看,说你又不听】徐鸣痛心疾首【一点儿也不谦虚,不知道吸取教训!我告诉你,你幸好没跟江平在一起,你要是跟那小子在一起了,以后头顶肯定又是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他用蹩脚的中文说【不,不包养,我在追求周。。。】

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言,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周一决定带着路永利去撸串,

旁边的“土妹子”听见了,脸色一变。

周一跟江平是以前中二时代网上认识的网友,本来都已经确定关系了。结果周一当时年轻没经验,见面的时候把徐鸣带去了。

韩琴妖作的多了,周一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到底是哪一件,等他想起来了,韩琴早就走的没影了。

周一问【你们都觉得小路比较好?】

周一等文森走了,一直挂在脸上的假笑就消失了。

果然,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徐鸣就开始数落周一【我跟你说江平真的不行,你挑对象眼光太差,就只看脸,从来不考虑内在。你看你谈过的这几个人,韩琴把你当猴耍,江平把你当提款机,还有那个,那个席什么玩意儿,脚踏8条船,你还不是那8条船里的其中一个。。。】

【路子肯定是不好意思当着我们的面答应,路子多低调啊。】

周一说【还能有谁,席城呗。】

【他跟周一说好久不见,上次在金博的酒会分开之后就一直找他,说周一给他留的INS是假的,哦,他说他下载了微信,要跟周一交换微信。】

【好你个周大一,我欠你10块钱的饭钱你追着我要了半个月,江平以来你给他花了2千多,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败家子!】

从徐鸣的角度看,那位大叔一进来就不说人话,冲着周一笑【周さん,久しぶり。】

时日一久,这三个人之间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你追我赶他逃跑的状态,说实话,徐鸣现在对江平都有点害怕了。

周一比路永利先来,一看这个架势,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是冲谁,就找管院的人聊天【你们耍什么花样?追妹子用这么土的方式?】

徐鸣听见这俩字儿就叹气了,他跟席城是法学院出了名的王不见王,如果说徐鸣是那种比较正统的英俊,那席城的长相就是有点邪气的帅气了。

宋朝文看大家越说越带颜色,就出声挺路永利【说配不配之前,得考虑喜欢不喜欢吧,你们跟人谈恋爱,就冲着身材脸蛋去的啊。】

等到周一乖乖伏法,并保证请徐鸣和陈清吃自助火锅之后,徐鸣才放过周一,拉着周一去跑步。

除了宋朝文,大家均开口埋汰,说路永利眼光太高了,妹子是矮了点,但那脸,那胸,那腰,那腿,那份主动劲儿,哪点配不上你了,你今天答应了,说不定明天就全垒打了云云。

说什么让自己陪着他过十月一,根本不是真心的。

韩琴甩开周一的手【你!!!】

徐鸣点了一下周一的头【你怎么还跟那个八爪章鱼联系着呢?你可长点心吧。小心被他骗的骨头都不剩。】

他被爆出来是同性恋,他跟韩琴彻底决裂,好像就是因为韩琴把自己信息挂在一个同志交友网站上去了。。。。

周一撸起袖子,徐鸣伸出手【等会儿!你刚才说你们?谁是你们!????还有谁?跟你探讨过小路的长相?】

徐鸣差点骂人【绅士?你看他那色眯眯的小眼神,就差没把周一扒光了。周一跟我说过这个日本人,见面第三句话就是上床,这种人算狗屁的绅士??】

路永利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没看到周一,他情绪低落的有些莫名其妙。

正说着,门开了,文森进来了,身后跟了一个打扮的很精神的,瘦高的中年大叔。

这个打扮的像个斯文败类的奴才样的男人是谁?路永利默默的转开视线,不料那男人却朝他打招呼【小路,你也出来吃饭啊。】

徐鸣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也很冤啊好不好,于是他就把文森说的话完完整整的又复述了一遍。

江平说【我已经到了,你学校叫什么名字来着?】

文森看着最后发过来的几张照片,笑着把手机递给身边的佐藤。

徐鸣换了个姿势,哼唧了两声【。。。。那不靠谱的小黄毛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路永利穿着睡衣,跟他打招呼【周队】

路永利想,这个人,哪儿完美了????哼!

周一捏了捏拳头【你给我答应了??】

他们俩谁都看不惯谁,都觉得对方是个人面禽兽。

“管院土包子小仙女”的脸色又灰了一层。

他并不是分不清所有人的玩笑跟真心,他只是分不清周一的。

韩琴一拳之后又是一脚,佐藤一下子就坐地上了。暴怒的韩琴指着坐在地上的佐藤【你他妈再动他一个试试!】

周一没留住,一路送到机场。

徐鸣说【这事你问他,别问我。】

路永利却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小仙女”赶忙点点头。

徐鸣追着周一打,陈清坐在床上看着两个人胡闹,内心有点羡慕。

结果徐鸣消沉了没两天,就又找到了新的目标,他看上上回跟路永利表白的管院小仙女了。。。。

但江平可不这么想,江平跟周一一样是个天生的颜控,看到天神般的徐鸣之后就心痒难耐,极尽所能撩拨勾引,但求一睡。

韩琴立刻就僵住了,眼睛里的惊恐与后悔都要溢出来了。

是的,即使那个人行为举止都有些女人的媚态,但路永利能够确定,那个人是个男人。

路永利就重复了一遍核心意思【我没打算答应。】

【陈清,谁啊?】屋子里传来徐鸣的喊声。

是一套样式简单花纹素雅的和服,文森还另外送了一双木屐,周一穿上,合身的不得了,看到陈清眼睛都直了,傻乎乎的求周一让他画两张速写。

很快就是十一黄金周,连家在云南的宋朝文都买了飞机票回家,路永利一个本地人却没有回家,大家直呼奇葩,只有周一笑盈盈的。

【如果周不愿意,他可以拒绝,只是】文森可怜兮兮的说【我希望周能帮帮我,等我拿到了投资。。。。可以吗?】

说起来,陈清也是法学院的一个传奇,对女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是一本基本上混宅腐圈子的女生们都看过的一本少女漫画的作者,而对男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在女生中人气都那么高了,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女朋友。

周一作为请吃饭的一方,自然要提前到一会儿,他先点了一扎果汁,剩下的打算等文森跟徐鸣到了再点。

【正批评你呢,怎么又说到我身上?继续说江平】徐鸣说【也不是我说你,他第一次跟你要钱的时候你就应该跟他划清界限,还非要喜滋滋的惯着,哎,你虽然学习聪明,但是谈恋爱这方面,太没有脑子了。】

周一回过头,韩琴看着他,说【当初把你信息挂网上那个,不是我。】

【谁啊?】江平问

佐藤的豪车就停在不远处,韩琴一看佐藤这个架势,就上前嘲笑【哟,你终于被包养了?】

说实话,周一这一天过的很波折。

【恩恩,还没睡呢?】周一怕路永利看见自己脸上的红印子,就低着头说【早点休息吧。】

然而,让周一没想到的是,路永利婉拒了。

可是也没法不觉得灰心,最近周一对他的态度,可以说是冷淡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他向来不擅长主动示好,说实话,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路永利大眼看了一下周一的桌子,左边是书,右边是电脑,正中央贴了张自己的素描画像,估计是这个叫陈清的画的。衣柜的侧面贴的是课程表还有篮球队的训练表。

于是,污污的大二学长们下定决心,齐心协力,立志要亲手将这股清流,染成黑色。

呃。。。。严格来说也不算婉拒,路永利十分直接的说【对不起,没时间。】

陈清看着周一的笑容,感受着左边肩膀边上周一身体的温度,他握住了自己的手,不动声色的往右边挪了挪。

【篮球队的学弟。】

【周一】

黄金周的第四天,没见到徐鸣的江平说要回去。

路永利看了一圈,没找到周一,就说【我打算拒绝。】

一路上,江平十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了好几遍【徐鸣不是没回家么?怎么不出来一起玩?】

路永利被表白了,女孩把玫瑰花摆在了篮球队的正中央,心形的花瓣中间,用小纸鹤堆成了一个L,于是,在路永利来之前,大家纷纷拍照留念。

徐鸣在旁边说【攻不下来路永利,你可以换宋朝文试试啊。】

管院的人当然要护着自家小学妹,虽然她眼瞎看上了法院的路永利,但她长得好啊。。。

【学弟那么拽哦?】

正好那天陈清从漫展回来了,周一赴约的时候顺手就把陈清捎上了。

早上九点,接到江平的电话,说要来A城旅游,周一那个兴奋,说好啊好啊,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周一翻了韩琴一个白眼【你能不能不掺和???】

咦?我这又是哪里得罪这个“小随便”啦??

邓佰说【我们管院的小仙女,那边拿着礼物盒子的那个,我去!你别立马就看啊!!】

徐鸣痛心疾首【我苦口婆心说那么多你当我在这放屁呢是吗?让你放弃!让你离他远远的,你还争取!!你争取个屁!!】

他们理直气壮的说【当然了,不然冲什么啊?】

奈何徐鸣是24K纯直男,脑子里除了妹子的大胸和长腿就装不下别的。再加上他跟周一这么多年的交情,兄弟妻,不可欺,江平就算是生的跟天仙一样,徐鸣也不会多看他两眼。

周一也很寒心,有空就数落徐鸣【你来来去去那么多女朋友,哪个我不是大力支持,要钱出钱,要力出力,你跟文森处朋友,她让我去拖住佐藤,你怎么就不跟她打听打听佐藤是什么样的人?连陈清都能一眼看出来佐藤不是个好东西,你为了300万的投资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再说了,300万的投资款,我真的能左右吗?再再说了,300万的投资款,要真是看在我面子上才给的文森,那佐藤不得在我身上捞个够本?我得被折腾成什么样??你有没有心?你有没有脑子?】

【不是比较好,是比较帅】徐鸣哼了一声【当然,如果你理解不了我们这正常人的审美,我也深表理解,毕竟瞎了那么多年,也不能怪你。】

徐鸣【。。。。。。。】

被吵醒的徐鸣烦躁的扒拉了一下【你要疯啊周大一!?】

徐鸣说【拉倒吧,文森在国外长大,天天都是火鸡牛排的,怎么可能吃素?!】

【没事,我走了。】

路永利第二眼才看见摆在训练场中的花和纸鹤,等路永利看见的时候,宋朝文就已经开始咋呼开了【哇塞,这谁啊,表白吗?好土啊!】宋朝文叉着腰把篮球队里的男的指了一圈【说说说,哪个土包子干的??】

【周队在吗?】路永利一边打招呼,一边抽空目测了一下陈清的身高,觉得不会超过一米七。

徐鸣看着微信大惊失色,又连忙单膝跪地找了美丽的角度来拍。

周一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们家江平要来啦!】

【亲爱的你别生气嘛,正是因为喜欢才会产生性*欲,这难道不是很正常吗?】文森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脸不红心不跳的跟徐鸣讨论感情和性*欲的关系。

路永利相亲篮球队内部流传的一句话,“周队是完美的,即使他是个gay,即使他是个审美差到家的GAY,那也是完美的一部分。”

佐藤居高位久了,很少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加上周一是个没钱没背景的穷大学生,他以前觉得周一和和气气的,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如今周一真的说了狠话,又推了他一下,他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反手就打了周一一巴掌,用日语骂了句难听的。

没事,他只是来还书而已。

但文森既然都做出来了,难得她一片好意,也别扔了,等徐鸣跟文森分手之后把这衣服拿到网上卖了算了。

那些传闻,看来都是真的。。。。。

这场表白大戏居然没有当场出结果,这让在场所有看客都十分揪心。

路永利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这这这。。。。。。韩琴帮着佐藤打自己才比较合理吧??!!

周一立刻压低了声音【好的好的。】

韩琴露出嫌弃的表情,没回话,等到了三楼,韩琴的寝室到了,周一又说了句谢谢,就往上走,一边往上走一边想,音舞学院的住三楼真好,不像法学院的,天天爬六楼,夏天的时候热的像个蒸笼,一天24小时都得开空调。

【这不是正追着呢嘛!】周一猴子一样两秒钟从上铺翻下来【我今天不回来了啊。】

徐鸣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让她自己去求你,跟我说没用。】

黄金周的第二天,路永利敲响了周一的宿舍门。

佐藤在中国做生意,自然多少懂一点中文。

周一说【不至于。】

周一回头看了看花里面的那个L,恍然大悟【哪个妹子啊?】

路永利走进去【队长,我来还周队的笔记。】

两个人马不停蹄,等徐鸣来的时候,周一觉得自己吃水果都快吃饱了。

徐鸣心事重重的走在前面,脑海里突然有了种想法,回头就说【一啊,你干脆跟宋朝文好得了!】

周一说不清楚自己的心情,徐鸣的女朋友总让自己糟心,但是这次,他却是又糟心,又开心。

江平在这四天,路永利接待他花了2千多块。徐鸣知道了之后差点掀桌子,气的快背过气去。

徐鸣听着听着就听不下去了,悄悄把文森拉出去【你怎么把这种人带来了?】

周一说【我这不是在争取跟他在一起的权利么!】

管院的人唏嘘着都走光了,法学院的人一拥而上,问路永利【路子路子,你什么想法啊?】

【不回去?不回去好啊,不回去的话,陪你队长我在寂寞的深夜撸串去。】

佐藤还没骂完,脸上就挨了一下。

黄金周的尾声,周一总算想起跟路永利说过什么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潜意识里开心个啥,不过,他也没开心几天。很快,周一就被佐藤堵在了宿舍门口,好死不死正好被韩琴看见。

周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很是羞涩【你说什么啊,你明知道小路不是我喜欢的那款。】

徐鸣默默把手抽出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周一一听就知道是借口,什么跑步?徐大神生下来跑过几次步他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陈清【不。。不让他坐吗?】

周一很鄙视的说【谁他妈谈恋爱还带着脑子?】

文森没有食言,她果然送了一套衣服给周一。

路永利知道这个人,周一经常拿着他的画在篮球队显摆,看到没有,我们家陈清画的。

一个屋子里五个人,其实只有徐鸣听不懂大叔在说什么,但徐鸣隐约知道他说的是日语,就去找陈清翻译。

徐鸣明显还没起,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挠头【哦,你放桌子上吧,那个,最干净的那个,上面贴了张他画像的那个,恩恩。】

徐鸣【300万。】

周一跟满嘴屎尿屁的徐鸣打了一架,然后回寝室睡觉。

等出租车真的冷酷的开走了,徐鸣这才知道,周一是真生气了。

【他接人去了。】徐鸣打了个哈欠【你找他有事儿?】

徐鸣身为文森的男人,虽然穿过不少文森给他选的衣服,但亲手做衣服这种殊荣却是一次没有。因此,心中有恨的徐鸣找了几个比较丑的角度,拍了几张照片传给文森。

来开门的是一个又瘦又小的男生,有点驼背,看起来畏畏缩缩的。

不过冷静下来一想这样反倒更好,叫住周一只是条件反射,周一真的停下来跟他说话,他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一。。。。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

���

大家都知道是玩笑话,但路永利却有点拿不准。

周一的日语就是跟陈清学的,所以陈清自然听得懂那个叫佐藤的男人在说些什么。

【你,你找谁?】

周一本来还有点愧疚,觉得自己为了这种事棒打鸳鸯好像有点不太地道。

【谁啊?】

周一听见这话,终于露出了饭后第一个笑容,他笑着跟陈清说【好,我听你的。】

【学弟那么拽哦?】

徐鸣天天被这么念叨,头都大了,最后逼急了,直接一步到位跟文森分手了。

十分狗血,也十分正常的,江平看上徐鸣了。

等到佐藤走了,周一拉着韩琴不让韩琴走【你知道你刚才打的是谁么?】

这孩子,10天里有8天心情都不好。

韩琴哼了一声,不说话了,但是也不走。

兴奋的周一在火车站接到了江平,江平先把行李送到了酒店,之后就要周一带他到C大里面逛逛。

文森说【服ですか?人ですか?】

站在周一身边的,是个头发金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身材娇小的。。。。男人。

寝室里,还不知道自己好兄弟被自己媳妇儿卖了的徐鸣在啰啰嗦嗦的让周一请吃饭。

周一平常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屌丝样,但在那男人面前,却一直小心翼翼的端着。端着容貌、架子,以及一杯咖啡。

事情太多,索性就不想,埋着头往上走,走到5楼,好死不死碰见路永利。

【哈哈,他属于面冷心热那一类的,不管他啦,你想吃什么?】

路永利在后面说【周队,你怎么。。】

路永利听见他们说

周一说【让他跑着回去,吹吹脑子,或许还能聪明点。】

看到周一接的人的时候,路永利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看法。

文森拽着徐鸣的手【我看得出,他最喜欢你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徐鸣又哼唧了两声,十分不耐烦的说【随便。。。你小点声,昨天清儿赶稿赶到3点。。你别吵醒他】

等大家都走了,路永利磨蹭到周一背后,说【周队,今天的事。。。】

周一知道照江平的性格,下面肯定要说难听的了,而路永利还没有走远,于是他赶忙岔开话题【他属于面冷心热那一类的,不管他啦,你想吃什么?】

徐鸣笑【谁让你接了?给我看看菜单。】

【今天太累了,有事明天说啊】周一转过楼梯,三大步就上了半层楼【小路子你也早点休息啊。】

周一又恩了一声,过了一会儿,说【你跟我说这个干嘛?哈哈,不挺好的嘛,行了,都弄好了,早点回去吧。】

周一问【佐藤打算给她投资多少?】

“小仙女”又点点头。

小仙女的姐妹们一拥而上,两分钟就把场地收拾干净了。

徐鸣以头抢地【你听我解释!!】

周一点点头,连说了3个好字。把徐鸣的钱包搜出来之后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带上陈清就走了。

宋朝文正被几个大二的学长抓着洗脑,周一出来了,解救宋朝文于水火之中【让你们八卦来了是吧,跑圈去!】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路永利就到了,他跟宋朝文一块来的,进来一眼就看见跟邓佰有说有笑的周一,一直假装的好心情瞬间就破功一半,心里扎了根小针似的难受。

佐藤笑着把手机还给了文森【どっちも。。。。。】

周一被徐鸣念得脑壳疼,说实话,这种衣服他根本没场合穿,既穿不出去,也不能当睡衣,白给他他还不想要呢!!

周一【。。。。。。。你这话。。让我怎么接好呢??】

路永利看着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周一,失落的心情达到了极点。

“小仙女”深吸一口气,走向路永利,伸直了手把礼物盒递给他。

文森说【亲爱的,佐藤现在是我最大的投资商,他是个很绅士的人,他喜欢周,就拜托我帮他牵线。】

周一不冷不热的看了,不冷不热的夸【挺好看的。】

小仙女已然成了点头机器【好的好的好的。】

一场各怀鬼胎的火锅吃完,文森跟佐藤走了,周一徐鸣还有陈清打算压马路回去。

韩琴气还没消,大声问【谁?日本天皇?】

陈清刚开始的时候担心徐鸣【这。。这么远,他得走多长时间才能回去啊。】

���tH`

文森回复【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让周把那套扔了吧,我要重新做一套。】

哎。。。。。

佐藤那边贼心不死,周一把他的微信和手机号都拉黑之后,他就天天把车开到学校门口堵周一,也不知道他那么大的老板,哪里来的那个美国时间。

他把佐藤跟周一的对话捡了重要的地方向徐鸣复述。

佐藤接着死缠烂打,因为韩琴在场,周一也有点烦了,就用日语说了两句狠话,甩开了佐藤搭在他肩膀上的手。

女孩是管理学院的大一新生,一头齐腰长发,下巴尖的像是刀削过的一般。女孩站在场地旁边,身边围了很多给她加油打气的妹子。

周一恩了一声,也没说别的。

火锅店的消费很高,服务质量很对得起菜单上的价格,服务员提醒他们说,大厅里有调料,小菜和水果,全部都是无限量免费供应的。

小路子就算有女朋友,就算被妹子表白了,跟自己也没一毛钱的关系,自己这老脸拉的,可真是一点理由都没有。

周一因为这事跟徐鸣吵了两回,每次都是大胜而归,徐鸣被周一教育的没脸没皮,再也不敢提文森那300万的投资了。

由于场地问题,法学院的训练一直排在了管理学院的后面,于是,管院的单身狗们都十分羡慕十分羡慕的留在场地上等着看好戏。

周一本来就有还礼请吃饭的意思,就让徐鸣约文森出来吃火锅。

周一哈哈两声【这上的不是大学,是幼儿园吧。】

周一打着哈哈就走了,路永利愣了一会儿,最后也走了。

路永利余光撇到周一的背影,愣了一下神,回过神来又跟那女孩说【一会儿我们要训练,这些花和纸鹤,你带回去好么。】

【我没打算接受。。。】

宋朝文【。。。。。。。。。。。。。。】

于是,管院的邓佰小小声的说【你搞错了,这是妹子摆来追你们家小路子的。】

佐藤看着照片,摸着下巴反反复复的说【うつくしい,うつくしい】

训练结束之后,大家擦球的擦球,拖地的拖地,路永利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磨蹭到最后才走。

徐鸣进门后先鄙视了一下小气巴拉的周一,后又说【文森让我问你能不能带一个朋友过来,我说问啥啊,直接带过来呗。】

【你怎么不答应啊?】

周一居高临下,没有丝毫悲悯【好啊,你解释。】

篮球队一众单身狗看神经病一样的看路永利【你说什么?】

为了配合文森的档次,周一特地定了市内一家很贵的火锅店,说实话吃火锅人越多越划算,要不是因为还在跟路永利闹别扭,周一真想把路永利也带上。

路永利接过礼物,先发制人的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让我考虑一下好吗?】

【徐大鸣,你这次找的女朋友可以啊。。。。】

大家均是一愣,宋朝文这个见解简直就是篮球队里的一股清流。

周一觉得自己没眼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非得作心作到死,周一转身去了篮球场内部的洗手间。

邓佰谦虚【不仅好看,家里还有钱,不住校,家里开兰博基尼送她上下学。。。】

正想着,就听见后边韩琴叫他。

别管之后怎样,但此刻,周一还是很承韩琴刚才的情的,周一追上在前面走的韩琴【刚才谢谢你啊。】

路永利又说【我有你的微信,明天我给你答复。】

蹬了一双高跟鞋的“小仙女”的身高还不到路永利的肩膀,只是她脸漂亮,会打扮,从外人的角度看,两人这样面对面站着,就是活生生一出狗血青春偶像剧,又作心,又养眼。

不是韩琴??周一倒是想起来了,但总有点不敢相信,真要不是韩琴干的,那这半年,他跟韩琴这是闹啥呢??

本文由永利402net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竟然不是你的菜!?(22)

上一篇:我竟然不是你的菜!?(27)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