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不是你的菜?!(19)
分类:考试

齐文清点点头就跑出去了。

等陆教授跟吴老师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旁边一下子就静了。

【这已经不是校方说了算的问题了】周一很冷淡的说【路永利是家里的独生子,即使校方不追究,他的父母也会追责到底,我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周一根本没有再理杨华的意思,只跟齐文清说【出去接一下警察,把他们领到这里来。】

大家早就看不惯D大球队的做法,尤其是在预赛里吃过亏的两个学校的球队。

再于是,跟路永利冷战的人,又多了一个宋朝文。

不逗比的白景元看起来还是十分贵气的。他十分优雅的站起来跟厉队长说,路家接受他们的道歉,但赔偿的事就先不必提了,我们家的律师会跟你谈。

骂了人的钱峰把球往旁边一扔就要揍那个故意撞开路永利的人。

在警察局做完笔录,周一跟陆教授一行人到了路永利的医院,那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

【他不喜欢我】路永利打断了絮絮叨叨的宋朝文。

路永利说【有点伤疤,看起来不是更帅么??】

宋朝文有点吓到了,不是。。。你瞪我干啥啊!???

众人围着白景元就是一顿夸,白景元丝毫不谦虚的照单全收,一时间,狭小的病房热闹非凡。

于是就变的更加郁卒,脸色也控制不住的变的更加难看。

路永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伤的并不重。】

等周一出去的时候,裁判跟对方球员呼啦一下都围了上来。

路永利总觉得此情此景跟某种画面极其相似,他想了想,一时间有点脸红。【我又不是生孩子。。。。】

然而光是身高。。。他比周一还高了5厘米不止。

旁边有个旁观者也说【他们就是故意的,总是在比赛里故意撞伤别人】

裁判问【没事吧?】

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啊?!!!!

又不能摇着那男人的肩膀质问他到底哪儿不行。因为那男人而变的郁闷的时候,那人还偏偏时不时的来对他表示“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善意。

然而却听到那男人虚弱的说【你都把我吓死了。。。】

周一看着厉队长的眼睛,很平淡的说【你的队员故意撞伤我的队员,我作为负责人,在提出很正当的要求。】

路永利无语了半分钟。。。又说【我听他们说,你有条不紊的主持大局呢。】

【1米7,】路永利想,自己就算是锯掉整个脚也达不到这个高度【长的小。。真好啊。】

裁判也傻了,虽然他也觉得D大的打法太不入流,但确实也没见过这么较真的负责人。

周一无视厉队长,直接跟裁判说【老师,我们要求罢赛。】

陆教授看过路永利后,就把周一带出来说【小周啊,我的理解可能跟你有偏差,但小路这情况。。对方怎么说也。。。】

周一是最后反应过来的一个,等他的大脑不再一片空白的时候,篮球场上的医护人员已经来了。

这边又要打起来,还是几个人要群殴周一一个,厉队长跟裁判怎么拦都拦不住的时候,警察进来了。

【周队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你可以直接跟他说啊。】

周一说【学校里的事情还好,就是他现在越来越忙了,每天凌晨两点之前从来没睡过觉。】

简单的止血过后,路永利被抬到休息室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都是误会】厉队长说【不是打架,就是比赛中不小心碰到了。】

厉队长说【真是不好意思,小路他不碍事吧。】

陆教授看向周一,周一等D大的负责人不逼逼了。才说【杨华的胳膊肘再偏一点儿,路永利的左眼就瞎了。】

【没有】

老师这边咬死了不肯放,周一的学生工作也做的非常顺利。

【具体的罢赛申请我们明天会以书面的形式提交大赛组委会,】周一不卑不亢的说【罢赛原因也会通过校方告知媒体。】

警察一进来,就用当地的方言大声的警告两方住手。

对方的队长姓厉,厉队长跟周一相谈甚欢,还约好等比赛结束了就一起去泡A城著名的温泉。

周一【。。。。。。。】

【你他妈骂谁?】撞人的队员也粗暴的扬起手指着钱峰迎战。

白景元是陈清的表哥,当初就是他把陈清安排在了周一的宿舍。

结果,风云突变。

最经典的是来探病的一个正在干律师的白姓学长,名叫白景元的学长还没跟路永利聊两句话,D大的篮球队就浩浩荡荡的来探病加道歉。

C大能晋级5强已经是巨大的惊喜,这次周一他们出来,本来就没想拿名次,纯粹是想蹭个公费旅游而已。

周一笑笑,说【组委会就是来一百个人也说不过您这张名嘴。】

虽然周一偏心的很明显,但令人尴尬的是,路永利突然间就不领情了,猛然间又变成冰山一块,隐约还有些怨气与怒气,弄得周一总是一张热脸贴在他的冷屁股上,贴的很不是滋味。

负责人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他们都是大学生,我们这是正规比赛。】

本来还在云端的路永利一下子就跌回地面。

旁边的吴老师弱弱的说【。。。那。。。你也不能罢赛啊。。。】亏她还夸下豪言壮语说一定要拿个名次回去的,这第一场就罢赛算怎么回事啊。。

这种冷战一直持续到了路永利受伤。

然而路永利却有了反应,用绷带外的那只眼睛看着周一,问【比起宋朝文呢?】

旁边有个女的,可能是这里的医护人员,【他这只是外伤,应该没什么大毛病,不用打120吧。】

【流川枫不是也在一次比赛里伤到了眼睛,包的跟我现在差不多。】

就像响应周一的话一样,场外响起了警铃声。

【不小心?】钱峰嚷嚷,【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什么都没有】路永利一副懒得说话的模样。

组委会很快就收到了要求彻查D大球队故意犯规事件的联名信。

宋朝文把路永利的身子扳过来,发现路永利满脸的血,太阳穴上面那块头皮翻起来了一块,血肉模糊。

那个人反而挺直脖子【我血口喷人?我队友的脚脖子到现在还肿着呢!正好警察来了,不是要调录像吗?把昨天下午的比赛也调出来,看看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宋朝文最恨别人说他矮,其次就是小。他以为路永利在故意戳他伤口,心里遭到了暴击!!

然后是跟D大篮球队以及D大校方的扯皮,周一此时退居二线,陆教授一个人扛起整个篮球队的复仇大旗,一言之辩,三寸之舌,陆教授在吴老师面前充分展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非人口才和傲人风骨,可谓是出尽了风头。

老子弄死你们!!

周一说【吴老师你放心,这次D大是过错方,事情闹那么大,组委会肯定会过来找你们谈,到时候你就把谈判交给陆教授,最终失去比赛资格的,一定不会是我们球队。】

春节之后,周一对他的态度明显亲热了许多,明里暗里对他的好也让他有些飘飘然,然而还没飘两天,就听到那个人亲口说【路永利不符合我的审美。。。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意思。。。我对他好,是一种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善意。】

【不教训那帮孙子一下怎么行!?】周一恨恨的说,语气却有点像是小孩子赌气一样【我得帮你出气啊!】

出事前的一天。周一领着篮球队的一众队友跟对方一起吃了顿友谊餐。对方是D大的球队,D大校风纯良,但D大的这支篮球队却以彪悍出名,爱犯规到了极致,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路永利想问,我是你的底线吗?为什么呢?

于是遭到暴击的宋朝文说了句【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之后就咬牙切齿的跑走了。

【啊?】

【如果路永利构成轻伤及以上,这就是刑事案件了】周一拿掉厉队长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这不在我能负责任的范围之内,我只能报警处理。】

周一点点头,两个人说着话,周一一路把白景元送上了公交车。

他知道周一的审美,那种个子娇小的,五官精致又温柔的,看起来很会撒娇的男人。

然后手就被握住了,掌心有温热的触感,然后路永利听见周一说【疼你就掐我的手】

吴老师跟陆教授相约一起逛A城古城墙了,所以他现在是这里最该进行善后工作的一个。然而这次,他却不怎么想善后了。

警察刚给路永利拍完照片,120就来了,周一跟着警察去派出所,让宋朝文跟齐文清跟着120一起去医院。

最后就变成这种老死不相往来一样的冷战。宋朝文不是第一个劝自己别跟周一掉脸子的人,但因为对方看不上自己才怄气这种理由怎么说得出口?

【你TM别血口喷人】D大有个队友指着那人的鼻子说

【你跟周队到底怎么了?】实在受不了这种冷战气氛的宋朝文问。

路永利转过头,十分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周一咬牙切齿的说【钱峰,刚才那个人是故意的,去找负责人要刚才比赛所有机位的摄影资料。】

路永利说【那个撞我的人现在一定很害怕。】

一时间,场面混乱。

路永利没有接话,周一在心里大骂自己没神经,就连忙安慰他【还会长回来的,也不算毁容,就算毁容,你也是最帅的。】

厉队长瞪了杨华一眼,杨华才悻悻的闭了嘴

警察也看到了篮球场上的一滩血,就问【谁打的人?】

路永利一下子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宋朝文。

【就算没有刑事责任,但还是有民事责任的】周一说【如果当时我选择忍气吞声,就太便宜那孙子了,也显的我们太好欺负了不是吗?】

周一也不管她,给路永利的伤口拍了几张照片后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给宋朝文,【拿着到医院办住院手续。】然后又转身跟另外一个球员说【学长,麻烦你联系陆教授跟吴老师,说路永利受伤住院了,让他们赶快回来。】

其实路永利就只是外伤,刚受伤那会儿看起来血肉模糊,此时缠上绷带,打了麻醉,其他地方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领队的有3个人,一个是体育学院的吴老师,一个是法学院的陆教授,还有一个,就是学生代表,周一。

冷战自然是告一段落,无论是路永利跟周一的,还是路永利跟宋朝文的。

宋朝文十分警惕的挥开路永利朝他伸过去的手【你干什么?】

D大那边已经炸锅了,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开始不干不净的骂开了,揪着周一的衣领就要揍他。

厉队长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周队长,你这什么意思?】

尽管不理解,周一还是十分狗腿的说【当然是你帅!】

正好钱峰拿着U盘回来了,钱峰把U盘递给周一【这里面是主屏幕的视频资料,其他几个角度的要等会儿才能拷贝出来。】

周一说【受害者在休息室,已经站不起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候补席上的宋朝文,他最先冲到路永利身边,路永利疼的已经动不了了,宋朝文下手去扶,结果却是一手的血。

于是陆教授一反刚才跟对方负责人友好谈话的态度,说【这个事情的性质很严重,我要先跟校方汇报后才能给你答复,是否涉嫌故意伤害,伤害的程度能否构成刑事案件,路永利同学会不会因此落下残疾,这要等路永利那边做完鉴定才能确认,现在就安静等医院的鉴定结果吧。我当然相信你的学生不会是故意伤害路永利的,既然你也这么认为,那当时报警也是最恰当的选择。警察做出来的结论,才更能令学生家长信服,与其事后扯皮,还不如现在就查个一清二楚。】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到了A城,比赛前的一晚跟主办方一起吃了顿晚饭。

其实路永利的麻醉劲儿还没过,根本感觉不到疼。但周一的反应实在是太好玩了,他还是忍不住逗周一【说也没用,还是疼。】

后来医护人员说血已经止住了,应该没什么大碍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

【我知道,够不上刑事责任。】周一说【我就是吓吓他们。】

【你不到1米7吧。】路永利问

周一说【我本来不想教他做人,可谁让他碰到了我的底线。】

撞伤路永利的那个人叫杨华,此时还很横【谁说我是故意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故意的了。】

D大的负责人抓着陆教授就是一顿埋怨,说都是兄弟学校的怎么搞得那么难堪,你们那个叫周一的学生真是了不起,一会儿的功夫连警察都请来了。

周一知道这帮人在球场上毫无规矩,就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球队不想争第一的主导思想,说明天前半场上的都是以前没打过全国性比赛的候补,让对方手下留情。【拉个20分就算了,50分以上就饶了我们吧。】

【疼你就说】周一在旁边,心疼的不得了。路永利当时那个伤口太吓人了,他想想就觉得疼,浑身上下都疼。

周一抬头看着那女人的眼睛【应该?呵呵,他万一出事了谁来负这个责任?你吗?】

D大负责人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了周一两眼,一屁股坐在警务室的椅子上生闷气去了。

自从那天不小心听到周一跟钱峰的对话后,路永利的心情就再没好过。

【你啊,还有空得意呢】周一也能听出路永利的好心情,就忍不住调戏他【人家流川枫伤的是眼睛,虽然包起来效果差不多,但你是掉了一大块头皮,毁容了你知不知道。】

C大校队意外晋级全国大学生联赛的前五名,钱峰作为正式队员,路永利、宋朝文,还有管院的齐文清作为候补,一起到A城参加比赛。

事情最终以D大篮球队被取消参赛资格,杨华按民事侵权赔偿路永利全部损失收尾。

周一觉得自己腿都是软的,周围一圈人嚷嚷的什么他都没听见。

【学长你学法律真是委屈了,你应该去演电影啊。】

【你看,打篮球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杨华他也是不小心,这种事,怎么能会是故意的呢?】

周一想了想【不能吧,没那个迹象啊,清儿天天除了上课就宅在寝室里画画了,没见他跟哪个女孩走的近啊。怎么,他有情况了??】

大家纷纷表示,小文你真是周队的一条好狗,连冷战都要过来掺一脚。

但是还是忍不住反握住了那双手。

【你还报警了?不至于吧。】厉队长以及D大一众队员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陆教授平白无故被扔来一个谈判专家的头衔,只觉得想骂人,但当看到吴老师看过来的崇拜目光,陆教授立刻挺直了背,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向吴老师点了点头。

路永利不知不觉的就伸手去量宋朝文的身高,还不到自己的肩膀

当天周一让大家都回去了,自己留在医院陪床。

宋朝文以为自己猜对了,就挠挠头,劝解道【周队喜欢男人不是一天两天了,队里的人都知道,我相信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看不起周队。当然了,被男人追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可那毕竟是周队啊,如果你不愿意,直接跟他说,他也不至于纠缠你,或者给你背后穿小鞋吧。。周队他】

温热的,有些粗糙的,很有力度的,男人的手。

周一把U盘握在手心里,跟厉队长说【是不是故意的,你跟我说了都不算,等会儿警察来了看了录像就知道了。】

白景元快走的时候,把周一单独叫了出来【一啊,清儿最近怎么样?】

宋朝文想了半天,才谨慎的问【难道是。。。周队想追你。。你不同意?】

警察本来也不想管,但看这个阵势,又不是可以撒手不管的情况,于是黑着脸就去监控室调录像。

此时的杨华已经彻底慌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闹那么大,毕竟这不是他第一次在篮球场上伤人,昨天他撞伤的那个人,连路都走不成了,可对方也就是狠狠瞪了他两眼而已啊。【我。。我不是故意的。】

【。。。。。。。】陆教授一脸的省略号

于是,周一就慢慢收起了自己的热情,结果路永利那边不甘示弱一样的变的更加冷淡,不知不觉,就变成两人间冷战的气氛,即使是迎面遇上了,也不打一声招呼。

第二天,前来换班的钱峰跟宋朝文看到握着手睡着的两人,均是一阵感慨。

周一转头就要走,厉队长按住周一的肩膀

【我这样,是不是更像流川枫了?】

看着疼的咬着牙却还是会倒抽凉气的路永利,周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你是受害者吗?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宋朝文的脸立刻就黑了【老子1米73,怎么了?】

组委会的负责人也赶到了,天啊,他就是在办公室插着耳机看个电影的功夫,怎么弄得连警察都来了?

【啊?】

【伤的重不重是重点吗?问题是他们把你弄伤了啊】周一说【光是这点,就够他们死个几百次的了。】

【宋朝文,打电话报警,说这里有人打架斗殴,要求他们出警,打完之后再打120,把小路送到最近的医院去。】

陆教授老脸一红,这次带队期间自己总是偷偷跑出去玩,把事情全部丢给周一,这下玩脱了。。。当然是要给自己的学生撑腰。

女人皱着眉头说不出话,转头就出去了。

D大篮球队的人面面相觑,那个撞伤路永利的杨华更是面色惨白。

路永利看着眼前的宋朝文,个子很小,五官虽然看起来张扬但还算精致,虽然不会撒娇但周一也亲口夸过他有活力,连钱峰都说,队里周一最有可能看的上的,就是宋朝文这种身高和长相。

啊?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来宋朝文???

最先骂人的是钱峰【我操你妈!!】

本来想劝两句,可是看着周一坚定的眼神,觉得自己说啥肯定都是白搭。

【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路永利站起来,几乎是恶狠狠的盯着宋朝文。

白景元又问【他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路永利整个人倒在地上后,条件反射的就捂住了自己刚才被撞的地方。

然后周一看向陆教授【当时也不是能等到陆老师回来再做决定的情况。】

白景元挥挥手【没有,我就是日常关心一下我这个傻弟弟的感情生活,你这么一说,看来他还是那个他。一啊,你多照顾清儿,别让人再欺负他。】

吴老师一走,陆教授就给了周一一个脑瓜崩儿【你小子,净给我出难题。】

【哎呀哎呀】等人一走,白律师就露出他的逗比本性【真爽啊,早就想这么说一次了。怪不得那些大老板总喜欢说“去找我的律师谈”。尔等贱民,也配跟我说话?这种装逼装大发了的快感哈哈哈哈】

钱峰说【太没有原则了,说好的冷战呢。】

但后来忍住了,又说起另外一个话题。

宋朝文像个复读机一样,毫无新意的说【太没有原则了,说好的冷战呢。】

本文由永利402net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竟然不是你的菜?!(19)

上一篇:我竟然不是你的菜?!(19)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