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不是你的菜?!(9)
分类:考试

周一说【你揭开别人伤疤还不忘撒盐的习惯真好,你千万别改。】

【他接人去了。】徐鸣打了个哈欠【你找他有事儿?】

周一的动作僵在那里【你不陪我吃吗?】

【篮球队的学弟。】

紧接着就是寒假,大一新生们的心情均像八百年没回过家一样的急迫,什么东西都没有手里的火车票来的珍贵。

周一很鄙视的说【谁他妈谈恋爱还带着脑子?】

徐鸣坐在床上,一脸懵逼的问【小路子,我的呢?】

【这不是正追着呢嘛!】周一猴子一样两秒钟从上铺翻下来【我今天不回来了啊。】

【我打算,晚点打。】路永利诚实的说

徐鸣换了个姿势,哼唧了两声【。。。。那不靠谱的小黄毛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徐鸣哈哈大笑【那我还非带不可了哇~你在那边怎么样哇?是不是寂寞空虚冷哇?】

徐鸣又哼唧了两声,十分不耐烦的说【随便。。。你小点声,昨天清儿赶稿赶到3点。。你别吵醒他】

路永利说【我坐公交就行,511直接到我们家门口。】

周一。。。。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

【恩】

【不回去?不回去好啊,不回去的话,陪你队长我在寂寞的深夜撸串去。】

大年夜那天,好人缘的周一接电话接到手软。

被吵醒的徐鸣烦躁的扒拉了一下【你要疯啊周大一!?】

周一要搬徐鸣的凳子给路永利坐,路永利说【不用了,饺子送到,我就走了。】

说什么让自己陪着他过十月一,根本不是真心的。

周一说【哈哈,我觉得他看上你的可能性比较大,我可能只是个幌子。】

【谁啊?】江平问

配个毛线!路永利立刻在心里反驳。

【周队在吗?】路永利一边打招呼,一边抽空目测了一下陈清的身高,觉得不会超过一米七。

其实周一这个想法很奇怪,为什么路永利就一定要给他打电话祝福呢?还是在凌晨1点的时候?

十分狗血,也十分正常的,江平看上徐鸣了。

当天晚上,路永利把自己收到的所有苹果都拆封了,挑了几个好看的,洗干净之后上楼给周一送了过去。

周一说【不至于。】

周一刚问完就发觉自己这句话有些不合适,大年29的,人家都是一家人团聚的,凭什么陪你一个外人吃晚饭。

路永利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周队看起来好享受啊~呀,我不行了!我已经开始脑补他们俩。。。嘻嘻嘻】

【学弟那么拽哦?】

【。。。。】

路永利听见他们说

学姐们都习以为常的该干啥干啥,几个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学妹在一旁激动的叽叽喳喳。

路永利知道这个人,周一经常拿着他的画在篮球队显摆,看到没有,我们家陈清画的。

刚才周一给他拦出租的时候他也想说,我没醉,自己可以拦。

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言,黄金周的最后一天,周一决定带着路永利去撸串,

周一在一家酒吧找了份晚上的兼职,他英语跟日语都很好,所以白天也接一些陪同翻译的活。

【哈哈,他属于面冷心热那一类的,不管他啦,你想吃什么?】

【那。。。饺子也是你包的?】

但江平可不这么想,江平跟周一一样是个天生的颜控,看到天神般的徐鸣之后就心痒难耐,极尽所能撩拨勾引,但求一睡。

诗朗诵的前面是席城跟女主持人的情歌对唱,刚唱没两句,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张现场的照片,舞台上的席城跟女主持人拿着话筒面对面站着,文字很简单,只写了“@周一”

这个打扮的像个斯文败类的奴才样的男人是谁?路永利默默的转开视线,不料那男人却朝他打招呼【小路,你也出来吃饭啊。】

其实刚才周一下来送他的时候他就想说,我又不是女人,不用送。

黄金周的第四天,没见到徐鸣的江平说要回去。

周一忽然睁开眼,笑着骂了一句【要死啊你?】

路永利走进去【队长,我来还周队的笔记。】

路永利的妈妈说【你哥咋了,怎么慌成这样?手都没擦就接电话?】

这孩子,10天里有8天心情都不好。

徐鸣【。。。。。。】

周一跟满嘴屎尿屁的徐鸣打了一架,然后回寝室睡觉。

【快进来快进来】

徐鸣在旁边说【攻不下来路永利,你可以换宋朝文试试啊。】

周一来的晚,一个都没捞上,缠着宋朝文让他给自己补一个。

周一不服气【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脸,你还不是一样,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

提着东西往楼上走的时候,周一还在纠结今年过年要不要给江平发祝福短信。

是的,即使那个人行为举止都有些女人的媚态,但路永利能够确定,那个人是个男人。

周一【。。。。。】

没事,他只是来还书而已。

周一老家没什么亲人,所以就向学校递交了留校申请,打算在学校里过年。

路永利大眼看了一下周一的桌子,左边是书,右边是电脑,正中央贴了张自己的素描画像,估计是这个叫陈清的画的。衣柜的侧面贴的是课程表还有篮球队的训练表。

路永利呢?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刚才他在篮球队群里发的红包路永利也没抢。

黄金周的尾声,周一总算想起跟路永利说过什么了。

宋朝文是拒绝了几个妹子,自称眼高于顶,那几个找他表白的他一个没看上。

周一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们家江平要来啦!】

徐鸣拿着手机照了照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点点头,又咬了一口【恩恩,言之有理。】

周一说【还能有谁,席城呗。】

【你能不能别每句话后面都带个哇字】

徐鸣说【我还以为你多年不治的眼瞎终于好了呢,看来没好。】

徐鸣说【你可以去我家过年啊】

路永利相亲篮球队内部流传的一句话,“周队是完美的,即使他是个gay,即使他是个审美差到家的GAY,那也是完美的一部分。”

电话那头的周一又开始笑,路永利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却也被他带的有点想笑了。

黄金周的第二天,路永利敲响了周一的宿舍门。

【这位学弟,你是做大事的人。】

周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很是羞涩【你说什么啊,你明知道小路不是我喜欢的那款。】

【怕你还在休息。】

周一知道照江平的性格,下面肯定要说难听的了,而路永利还没有走远,于是他赶忙岔开话题【他属于面冷心热那一类的,不管他啦,你想吃什么?】

他知道自己就是这个尿性,爱情来的快去的也快,难受只是一阵子,很快就移情别恋了。席城那个时候是,韩琴那个时候也是,江平也没理由不是。

周一说【我这不是在争取跟他在一起的权利么!】

于是两个人又坐在公交站牌那聊天。

【你看你看,说你又不听】徐鸣痛心疾首【一点儿也不谦虚,不知道吸取教训!我告诉你,你幸好没跟江平在一起,你要是跟那小子在一起了,以后头顶肯定又是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

【她15了,长的一般】路永利中肯的评价。

徐鸣听见这俩字儿就叹气了,他跟席城是法学院出了名的王不见王,如果说徐鸣是那种比较正统的英俊,那席城的长相就是有点邪气的帅气了。

【小路!】什么发不发信息的纠结一瞬间就飞走了,周一惊喜的跑过去【你怎么来了?】

来开门的是一个又瘦又小的男生,有点驼背,看起来畏畏缩缩的。

【我长的比她好。】路永利很淡定的说。

【谁啊?】

【恩】

周一跟江平是以前中二时代网上认识的网友,本来都已经确定关系了。结果周一当时年轻没经验,见面的时候把徐鸣带去了。

【切,少矫情了,江平也配成为你的伤疤?话说你最近不是泡在小路子的温柔乡里不可自拔了吗?】

周一立刻压低了声音【好的好的。】

路永利拿来的不仅有饺子,还有一小盒腊肉、一小盒咸菜、还有一小盒的蒜台炒鸡蛋。

徐鸣痛心疾首【我苦口婆心说那么多你当我在这放屁呢是吗?让你放弃!让你离他远远的,你还争取!!你争取个屁!!】

����

【周队出去了?】路永利问

周一家里情况特殊,回去也只是触景生情,徐鸣看周一不想回老家,就没有强求,开玩笑说【你在这边好好挣钱,我下半学期的荣华富贵就靠你了!!】

等到周一乖乖伏法,并保证请徐鸣和陈清吃自助火锅之后,徐鸣才放过周一,拉着周一去跑步。

徐鸣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上午11点

【篮球队的学弟。】

一不留神想到江平,周一心情就更低落了。

咦?我这又是哪里得罪这个“小随便”啦??

路永利的妹妹点点头,跟她妈说【恩,确实是神经了。】

【陈清,谁啊?】屋子里传来徐鸣的喊声。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咱俩谁是学长?】周一佯怒道

周一挂了电话,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妹子激动的都不行了,也不管周一看见看不见,只一个劲儿的点头。

他们俩谁都看不惯谁,都觉得对方是个人面禽兽。

得益于科技的发展,今年法学院的迎新晚会增加了现场投票跟留言环节,并且微博、微信上的留言都会实时的显示在舞台右侧的大屏幕上。

【没事,我走了。】

徐鸣他知道,一定是9点就困的像滩烂泥一样然后被阿姨赶去睡觉了。

早上九点,接到江平的电话,说要来A城旅游,周一那个兴奋,说好啊好啊,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周一欢天喜地的去搬桌子,洗杯子,把自己跟室友的饭盒都拿出来用来布菜。

说起来,陈清也是法学院的一个传奇,对女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是一本基本上混宅腐圈子的女生们都看过的一本少女漫画的作者,而对男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在女生中人气都那么高了,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女朋友。

而路永利则是,拒绝回答。

【你,你找谁?】

其实路永利还有个姐姐,但此刻,他只说【好的。】

看到周一接的人的时候,路永利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看法。

【新年好哇,来,豆豆,跟你大爷说新年好】

周一问【你们都觉得小路比较好?】

迎新晚会候场的时候,周一领着篮球队的人在那里对词,队里有几个南方人,分不清F和H,他们每念一次“晴空中自由翱翔的灰机”,周一就忍不住笑一次。

兴奋的周一在火车站接到了江平,江平先把行李送到了酒店,之后就要周一带他到C大里面逛逛。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路永利有点愣住了,然后拿起手机就往屋里走【学长?新年快乐。】

说实话,周一这一天过的很波折。

这个人长相一般,但笑起来却很好看,弯弯的眼睛也好,上扬的嘴角也好,都很好看。

呃。。。。严格来说也不算婉拒,路永利十分直接的说【对不起,没时间。】

周一立刻回击【你吃的话,是补不了,你吃啥也补不了脑子!】

【不是比较好,是比较帅】徐鸣哼了一声【当然,如果你理解不了我们这正常人的审美,我也深表理解,毕竟瞎了那么多年,也不能怪你。】

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接到徐鸣跟路永利的。

【学弟那么拽哦?】

学校里基本没什么人了,食堂也早就不开了,到处都显的很冷清。

路永利却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路永利的妹妹说【谁知道他,这两天神经兮兮的。。。】

路永利想,这个人,哪儿完美了????哼!

【正好,我买了好多吃的,还有酒,早知道你来,我就再买点啤酒了。】

果然,那人是在开玩笑。

陈清放下了笔,有些神经质的摩擦着手指上的墨痕,他看了一眼周一,又看了看桌子上鲜红的苹果,突然间就有了点想哭的冲动。

大家都知道是玩笑话,但路永利却有点拿不准。

【新年快乐,替我跟阿姨还有妹妹也说声新年快乐。】

然而,让周一没想到的是,路永利婉拒了。

周一笑的都要不行了,路永利却越来越茫然。

果然,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徐鸣就开始数落周一【我跟你说江平真的不行,你挑对象眼光太差,就只看脸,从来不考虑内在。你看你谈过的这几个人,韩琴把你当猴耍,江平把你当提款机,还有那个,那个席什么玩意儿,脚踏8条船,你还不是那8条船里的其中一个。。。】

【我明明跟你说的是他过来给我送了顿饺子,】周一有些诧异,因为他从没往那个方向想过【为什么从你嘴里出来就变成这种不堪入耳的说法?】

徐鸣心事重重的走在前面,脑海里突然有了种想法,回头就说【一啊,你干脆跟宋朝文好得了!】

路永利知道自己没醉,但看着身边的周一,却有了些微微眩晕的感觉。

徐鸣追着周一打,陈清坐在床上看着两个人胡闹,内心有点羡慕。

【我过的好着哇】周一也学他的口气

徐鸣点了一下周一的头【你怎么还跟那个八爪章鱼联系着呢?你可长点心吧。小心被他骗的骨头都不剩。】

【我跟我妹妹】

站在周一身边的,是个头发金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身材娇小的。。。。男人。

周一一直辛勤劳动到了大年29,净收入3000多,周一想,哎呀哎呀,今年可以奢侈一把啦!!

奈何徐鸣是24K纯直男,脑子里除了妹子的大胸和长腿就装不下别的。再加上他跟周一这么多年的交情,兄弟妻,不可欺,江平就算是生的跟天仙一样,徐鸣也不会多看他两眼。

徐鸣不依【江平都有主了,你今年不用给他买礼物,手头一定很阔绰,我要的也不多,你怎么能那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江平说【我已经到了,你学校叫什么名字来着?】

等他回来之后,就看见自己的位置被席城占了,周一面向席城闭着眼睛仰着头,席城一手挑着周一的下巴,一手拿着眉笔给周一化眉毛。

周一撸起袖子,徐鸣伸出手【等会儿!你刚才说你们?谁是你们!????还有谁?跟你探讨过小路的长相?】

两个人把一瓶红酒都喝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了。

那些传闻,看来都是真的。。。。。

被钱峰问的多了,就一句【你不也没女朋友?】绝地反杀。

他并不是分不清所有人的玩笑跟真心,他只是分不清周一的。

在这一点上徐鸣跟他很像,虽然不是来者不拒,但也总是去者不留。世界那么大,地球温暖化,何必单恋一枝花?

周一一听就知道是借口,什么跑步?徐大神生下来跑过几次步他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周一的下巴都要掉了,只可惜路永利没看见,还在说【本来想让我妈做的,但是她今天去我舅家送东西去了,只能我做。】

周一平常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屌丝样,但在那男人面前,却一直小心翼翼的端着。端着容貌、架子,以及一杯咖啡。

宋朝文没显摆上,心情不怎么美丽,只顾着跟钱峰吵架,就没顾上旁边反反复复唠叨着【给我一个苹果。。一个苹果。。苹果。。。果】的周一。

路永利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没看到周一,他情绪低落的有些莫名其妙。

周一对这个配置很不满意,为了以防万一,他找了几个闲人冒充水军,如果诗朗诵节目太过冷门,就让那几个人在微博上面说几句溢美之词,免得太过丢人。

【正批评你呢,怎么又说到我身上?继续说江平】徐鸣说【也不是我说你,他第一次跟你要钱的时候你就应该跟他划清界限,还非要喜滋滋的惯着,哎,你虽然学习聪明,但是谈恋爱这方面,太没有脑子了。】

【主席好帅啊!】另一个女生说

江平在这四天,路永利接待他花了2千多块。徐鸣知道了之后差点掀桌子,气的快背过气去。

【包饺子】说完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面粉还没擦,无意识的就说了句【糟糕】

周一本来以为江平这次来A城是冲着他来的,现在看江平这个态度,就觉得自己怎么总是在这种问题上那么傻逼??

然而路永利却说【你要是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的话。。。。。】

【好你个周大一,我欠你10块钱的饭钱你追着我要了半个月,江平以来你给他花了2千多,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败家子!】

【所以朕的皮肤一年比一年的好哇。】

正自我反省着,周一看到了提着一个塑料纸碗的路永利,两个人视线对上了,不打招呼似乎也不太好。于是周一扬手,说【小路,你也出来吃饭啊。】

帅个屁!

徐鸣明显还没起,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挠头【哦,你放桌子上吧,那个,最干净的那个,上面贴了张他画像的那个,恩恩。】

【那比你呢?】

一路上,江平十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了好几遍【徐鸣不是没回家么?怎么不出来一起玩?】

徐鸣理直气壮的说【我比他美!】

周一没留住,一路送到机场。

【你不觉得特喜庆哇?】

很快就是十一黄金周,连家在云南的宋朝文都买了飞机票回家,路永利一个本地人却没有回家,大家直呼奇葩,只有周一笑盈盈的。

走到3楼,一抬头,就看到靠在他寝室门口的路永利。

时日一久,这三个人之间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你追我赶他逃跑的状态,说实话,徐鸣现在对江平都有点害怕了。

周一说【我本来还打算趁着过年狠赚一把,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邀请了,那我。。。】

这个人总是这样,自己明明没说什么可笑的话,他却会笑。

路永利的目光定在了席城捏着周一下巴的手,恍神间又听见旁边有个女生说【天啊,主席跟周队好配啊。】

路永利挂了电话出去,见外面两个貌美如花的女人都盯着自己,不知所云的说了句【我同学祝你们新年快乐。】

圣诞节过后,篮球队还真有几个脱单的,可最帅的那三个还依然单着。

【你真是一年比一年能睡】周一吐槽

徐鸣哈哈乐了【傻逼吧你,吃苹果还能补脑子?】

周一挨个尝了一遍,赞不绝口【你太有福气了!阿姨做的饭太好吃了!】

这时候,席城转过头邪魅一笑,对妹子说【学妹,一会儿挑两张好看的传给我,我留着发微博~】

有个妹子忘记关闪光,周一察觉被拍之后也没睁眼,只大声说【同学,别发微博啊!】

把人让进来之后才本来想问你怎么也没有回家,又突然想起来路永利说过他是本地人。不过即使是这样,周一还是觉得自己快被感动淹没了。

没想到徐鸣一下子就放弃了【听着是挺傻逼的,还是别带了吧。】

其实下了511他还要再走10分钟的路,打车也不会多花多少钱,但他说了谎,还让周一陪着他在公交站这挨冻。

不小心就一直盯着对方看,等周一投来疑问的目光才惊觉自己失态的路永利连忙灌下一杯红酒。

【我觉得特傻逼】

很快,就有人转发了【哈哈哈哈,不要搞事情。】

【等你走完亲戚,来找我玩儿啊。】

徐鸣是赶在圣诞节前刚分的手,现在还没心情再找。

圣诞节后,周一才真正的慢慢清闲下来。清闲下来的周一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已经好久没有想到过江平了。

周一把路永利送到校门口,要给他拦出租车。

篮球队里一众糙汉子,除了徐鸣之外,其实大家都没有过平安夜送苹果的习惯。

【是啊,你花了半个小时跟我描述那饺子那腊肉那咸菜那蒜台炒鸡蛋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的,还花了半个小时赞叹你们家小路子的手艺有多好你有多感动】徐鸣想起来了什么,接着说【顺便还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数落我贬低我说我哪哪都比不上小路子。】

周一其实最害怕这样的环境,他生性喜欢热闹,只要有人,挤公交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享受。家人去世之后他就更害怕寂寞,喜欢江平也是因为江平爱说话,叽叽喳喳的总是很热闹。

路永利走之后,徐鸣咬着苹果拍周一大腿【这个小骗子!是不是看上你了?】

路永利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这个我倒不否认】周一说【你自己说,你哪点比小路强?】

路永利抬了抬自己手里的塑料袋【给你送饺子。】

但是周一无论怎样都睡不着了,心一横就给路永利打了过去。

考试周来临,除了周一跟路永利,篮球队的其他人均是过的兵荒马乱,抱着周一的笔记绝地求生。

周一心中一暖,这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享受?路永利看过去,好像周一的确是挺享受的,路永利觉得心里酸的都能拌凉菜了。

路永利一战成名,这种名气体现在了迎新晚会后的平安夜上,路永利收到的苹果,都可以拿出去摆摊了。

C大在大学里放假算是最晚的,等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距离阳历年也只剩下十几天的时间了。

【周一啊,你今年打算送我什么新年礼物啊?】徐鸣没羞没臊的要礼物【送我个发光键盘好不好?】

旁边有好多女生不淡定,一边小声尖叫跺脚一边拿出手机偷拍。

席城的节目后面就是篮球队的诗朗诵,到了诗朗诵,大家又开始纷纷拍周一的照片@席主席了,这条微博的余韵一直持续到了路永利上场,等到路永利唱完之后,大家总算忘了那对“夫夫”的梗,开始赞美路永利的美貌与歌喉了。

周一拿了两个苹果放在陈清手边【清儿,歇会儿,吃个苹果补补脑子。】

【为什么?】

【原来你家那么近啊】周一说【等过了年,一起出来压马路啊。】

路永利临机应变,指了指周一手上的塑料袋,【放一起了。】

伏在桌子上画漫画的陈清停了一下,手里捏着的笔有点颤抖。

周一听见这句话,吓得不轻,赶紧问【怎么了怎么了】

周一感动的快哭了,手忙脚乱的打开寝室的门。

【你还有个妹妹啊?】周一说【你妹妹多大了?肯定特别漂亮吧】

宋朝文收到了几个苹果,节后拿到队里去显摆,结果被回来玩的钱峰三口一个三口一个,还没等宋朝文显摆完,那几个苹果就只剩核了。

决定奢侈一把的周一在超市买了一瓶300多的红酒,一堆零食,一堆鸭脖鸭胗之类的冷食。

周一说【送你两巴掌好不好】

【@美女主持,跪求不要拆我CP】

他本来不想去,但周一说了多少要化一点之后,他就妥协了。

于是电话里传来了几声狗叫。

路永利淡定的说【这些是我做的】

【没事,接电话没擦手,面粉弄脸上了】

路永利听见电话那头说【新年快乐,你在干嘛呢?】

路永利的节目在诗朗诵的后面,他本来在周一旁边坐着,后来就有学姐喊他去化妆。

本文由永利402net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竟然不是你的菜?!(9)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