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英国酒文化,品一品调酒师眼中的鸡尾酒
分类:外语留学

写在前面

萨伏依酒店(The Savoy)¥3163起立即预订>

「跟这个世界交手的许多年来,你是否,光彩依旧,兴致盎然?」

展开更多酒店

图&文|佳嫄

发表于 2018-10-17 20:35

对于Park Chinois,很多人慕名而来是因为美食。来到这里之后,才知道,其实Park Chinois还有令人陶醉的酒吧!

餐厅上层有着典雅的上海1930年代的旧情怀氛围,其法式名字Salon de Chine意为中国沙龙,每晚会有女高音歌唱家在此倾情献唱;餐厅下层则是具有摩登气息的俱乐部Club Chinois ,晚宴期间为您献上曾风靡欧洲一时的红磨坊表演。而名为Wave Bar的酒吧,就在Club Chinois 中。

图片 1

小编上周来到在Club Chinois的酒吧,和酒吧经理助理Francesco Squillacioti一起坐下来聊聊烈酒,谈酒吧文化和他眼中的“完美饮品”。

图片 2

Franceso来自意大利南部美丽的卡拉布里亚。 他在意大利和伦敦都从事过已经酒吧行业,至今入行已经超过15年了。他爱上这一行业是在他17岁搬到罗马那年,为此他专门进入国际调酒师学校和坎帕里学院进修(听起来比在普通大学读书有趣多了)。在他21岁那年,他在一家私人俱乐部工作,自此开始了他在伦敦的“旅程”。作为Mayfair的酒吧大师,Francesco曾先后在Novikov和Roka工作过,后来他来到Park Chinois帮助我们推动Chinois的酒吧文化。

你的鸡尾酒的风格是什么?

我不想做那些已经存在已久的老式鸡尾酒。我的团队和我自身想要的是自制甜酒、调味料和配料。这样我们可以保证每一杯酒中的所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最新鲜的。这一点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它能确保我们制作的每一杯鸡尾酒都蕴含匠心。虽然这也许会在制作上让我们花费更多的时间,但是酒的质量是可以被品尝到和被看到的。

你的灵感是从哪里来?

我喜欢在行业内大师级作品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和改编。Harry Craddock的书The Savoy Cocktail Book (出版于上世纪三十年代),至今对我仍有很大影响,我读了它至少几百遍,。就像其他很多出色的调酒师那样,我会放一本在家里和酒吧里,并且时不时翻阅它。

制作一杯好酒的秘诀是什么?

在调配鸡尾酒时,“平衡”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使用最好的烈酒,并且每一种都手工挑选,因此它是这杯酒的最佳搭配。同时,新鲜的手切冰也是必须的,这有助于使饮料口感清爽。

图片 3

你个人最喜欢的鸡尾酒是?

我是经典内格罗尼酒的爱好者。哪个调酒师不是呢?我们最近研制了一份内格罗尼酒菜单来向这款经典致敬,同时为一些最受欢迎的鸡尾酒庆祝,例如,我们在菜单上有Espresso Negroni,这是在Espresso Martini基础上所做的一个新作品。对我来说,Negroni是甜和锐的完美平衡。

你在Park Chinois 菜单上最喜欢的酒是?

我喜欢Negronette,这是内格罗尼酒的一种新的版本。我们用清酒和杜松酒减低了它的烈度,让它变得非常适合在夏日饮用。如果你想要找一杯不是口感不是那么厚重和辛辣的话,它会是个理想的选择。

图片 4

如果钱不是问题,你会选择去哪儿喝一杯上好的鸡尾酒?

我会跳上飞往纽约的飞机,直接去曼哈顿的死兔子(Dead Rabbit)餐厅。这是一个在客人和调酒师之间相传的,带有传奇性色彩的酒吧。它具有经典的爱尔兰酒吧风格,并拥有世界顶级的酒品收藏。我会拉一个座位,点一份曼哈顿套餐,要一套完美的服务,然后坐下来享受这种氛围。

图片 5

如果你只能喝一种东西,你会喝什么?

我是一个苏格兰威士忌爱好者! 那里有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酿酒厂。当你喝到这些厂出产的威士忌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一种都有着不同的风格,存在各种的细微差别,这令人非常着迷。前不久我开着摩托车去了苏格兰,把车放在渡船上,然后去了我个人最喜欢的威士忌生产岛——艾雷岛。艾雷岛的威士忌是很呛很冲的,但同时也让人觉得微妙和奢华。我们Park Chinois的威士忌的收藏也很令人惊叹,在这里,我们不仅有来自苏格兰的威士忌,还有来自日本、爱尔兰和其他地方的。如果你是一个威士忌爱好者,就到Park Chinois酒吧来,和我们聊聊Park Chinois收藏的威士忌;我们都是威士忌的超级粉丝,愿意和任何爱好威士忌的或者想了解威士忌的人聊上一聊。

SeeYouAtSunny

两年前在爱丁堡。

因为无法忍受爱丁堡这个北方高冷小城的压抑冬日,我反反复复的往伦敦跑,每次三四天。那时候穷,坐着跨夜的巴士到达伦敦,再在星期天的晚上坐同样的巴士回爱丁堡,回到家放下行李就立马奔去上课,乐此不疲。

每次都和伦敦的朋友说,「你伦敦太好了,我爱宝真的太无聊太土」,也发出过诸如「伦敦让我看到喜欢的自己」这类矫情言论。

最后一次从伦敦回来时,火车驶入北方地界,上来了几个苏格兰男人。他们在quiet area里用浓重的苏格兰腔若无旁人的唱歌,就差举起威士忌干杯的那种。这放在英格兰,估计要被人说一句:「不decent」,但是放在我苏,太合适了。

我默默坐着在心里嘲笑了一路,心想,「南北真不是一国人,我仿佛坐的是一趟跨国火车」。

却坦然了,「这就是我苏啊」,没什么不好。


两年后,这样的心情重新经历一遍。

前阵子每天都在梦里被工作的数据惊醒,我临时起意从北京「逃」去上海三天。

我闭上眼睛就是工作


居然还有人专门来上海玩儿?

几年前在上海,那时候还在打卡诸如「甜爱路咖啡馆」之流。然而现在就不一样了,时髦多了,我和我糯说,「我要去上海摘星星!蹦野迪!」

当然以上都没有实现

在上海三天,每天晚上睡眠不超五个小时,我认真的喝了两顿酒。

上海的小酒馆,看着名字我就想约前男友一起来喝一杯。

糯糯给我推荐酒吧时甩了无数个链接,我感慨上海的酒吧老板真会取名儿:Encounter, Speak Low, Sober Company,Second Moment…此般语焉不详,甚是暧昧。

相比之下,北京的酒吧名字就白话很多了,比如毛毛虫的英文名叫做MMC,比如文艺青年常驻的「不二」,或者方家的「北平机器」,总是透着京城摇滚青年的气息。

完了,心态崩了

*
*


**Encounter,遇见了就是遇见了**

第一摊酒在Encounter度过。

下了车看到是一个两层小楼,里头敞亮亮的开着数家小酒吧,还带一个小院儿,酒吧里的音乐左耳右耳各不相同。我脱口就是一句,「啊真喜欢上海」。

毕竟在北京,都是摸黑在胡同巷或是永利大厦里找店,和这种直白的浮世绘画风太不一样了。

明晃晃的,反而很好醉。

Oli哥哥刚从爱丁堡回来,他点了一杯苏格兰威士忌Laphroaig,无比独特的烟熏味真是让人一秒回高地,耳边风笛声都不自觉响起来了。

他说起当年在爱丁堡如何追一个女孩,如何和她彻夜聊文学和艺术,最后为她写了一首歌,冲到她家给她戴上耳机听。告诉她,「我写这首歌的时候,满脑子想的可都是你哇!」

可惜,有个「但是」:

「所以女生不喜欢一个人的话,很难被感动对吗?」

「那我反问你,男生也很会逢场作戏不是么?」

-「好吧」

-「好吧」

那天晚上在Encounter,我们四个人各自分享了那些「会错意」的相遇(encounters)。

(pic© 糯糯)

我点酒的时候,老板说,「“风”有点烈,不如换Libra」。

(pic© 糯糯)

我在Libra里喝到茉莉花茶的后调时,想起在北京Ala House,有一杯被我和小伙伴一致好评的「大吉岭」

你知道,调酒的创意,也是会隔空相遇的。相比人和人之间的猜来猜去,酒就简单又好理解多了。

** **


**Sober Company,越喝越清醒**

第二天晚上在Sober Company,见了一起鬼混了一年的小伙伴们。

Floyd说,「佳嫄整天晒酒,她一定会放倒我们。」

Sharon冷笑,「喝三瓶四度的cider就能倒的女孩,也是不太多。不会喝还整天要喝的人,就是她。」

她指的是我当年的「辉煌战绩」,是她照顾我,才没让我一头栽到地上。

但那天晚上在Sober,两杯鸡尾酒之后,我仍非常清醒,也许是因为每一杯酒里都有咖啡。

Sober Company混合了咖啡馆和酒吧,因此在酒单上,有整整一列和咖啡有关的创意鸡尾酒。挨个试过去,最喜欢Coffee Milk Punch,有椰子水的清甜。

这天晚上见的小伙伴,都是一边喝酒一边忙着应对工作事务的人。

-「双十一1500亿,我们公司就卖出去了50亿」

-「我跟你讲特斯拉的Roadster有多厉害…」

-「下个月要重新回爱丁堡读博士了」

佳嫄不胜酒力,但你们真是sober company。(笑)


所谓适合和「前男友」喝的酒,都是博主本人的大型想象。这些好喝的酒,我都是和一群江湖朋友喝的。上次来上海,我一个人晃荡了五天,而这次,竟然在三天里见了十个人

临回北京前,我见了导演。我问她,「你觉得北京的酒和上海的酒,哪个好喝?」

她长居上海,说,「当然是北京的。在北京,就是认真喝酒。在上海,那只能算是浇愁。」

我说,「那相反,上海才是我的后花园和温柔乡。」

不知不觉,上海竟成了一块温暖的毯子。

佳嫄

2017.11.27


「城匿」(Corner)可能是最会说温暖故事的「生活报告」:每个人对于城市,应当有一份专属地图。栏目不定期放送,欢迎推荐探店。

(联系邮箱:sunny_jiayuan@hotmail.com)

本文由永利402net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走进英国酒文化,品一品调酒师眼中的鸡尾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